昨日,紫竹院街道魏北社區門口張貼的租房公告顯示,日租價格在60元到100元不等。新京報記者 周崗峰 攝
  新京報訊 (記者吳振鵬 實習生李昊陽)昨日記者走訪發現,紫竹院街道魏北社區房屋出租亂象嚴重,小區內甚至有三名互不相識的租客同住在10平米單間,單間內毫無遮擋,空氣污濁,垃圾遍地。
  對此,紫竹院街道昨日稱沒有執法權。隨後記者報警,萬壽寺派出所民警到達現場後稱沒有發現擾亂社會治安現象,不能取締。
  “二房東”稱經營多年從未被查過
  昨日,記者隨機走訪紫竹院魏北社區,在該小區南門入口處,多個日租房廣告牌豎在路邊,日租價格在60元到100元不等,均承諾有空調、網線,水電全包。
  採訪中,魏北社區一“二房東”稱已在此處經營多年,自己也住在群租房內,街道從沒查過。該房東同時提及朝陽區櫻花東街的群租情況,“那邊曾經因為噪音擾民被舉報,只要沒人舉報,租戶就可以一直住下去。”
  記者搜索發現,確有網友近日發微博舉報稱,朝陽區櫻花園東街6號樓和8號樓有大量違法日租房,租戶來自天南海北,互不相識,三四群人同住一屋內,每天進出單元門數百次,帶來大量垃圾、噪音。該網友呼籲政府相關部門儘快取締群租房。
  但在隨後的探訪中,記者發現,櫻花園小區內只有少數商戶門前貼著房屋出租信息,記者聯繫到的一個房東稱有日租房,只有一個不到3平米的單間出租,50元一天。該房東稱小區內的確有不少二房東出租日租房,不過最近幾天有人舉報,“風聲緊”,大多不敢招攬生意。
  民警稱未見群租房擾亂治安不能取締
  在魏北社區,記者聯繫到一名房東封女士,她的出租房位於小區5號樓2層,樓下沒有防盜門,外來人員可以直接入內,樓道牆壁上貼滿了各種租房廣告。
  在該群租房內,洗衣機、飲水機、衣櫃直接堆在一條兩米長的窄道上,牆上纏著各種電線和路由器。兩邊是三間打了隔斷的單間,封女士走進其中一個單間,打開燈,不到10平米的房間內放了三張床和一張桌子,還有一名租客在床上。屋內空氣渾濁,垃圾遍地。
  封女士稱,這間房裡住了三名租客,互相均不認識,自己每天回來清理垃圾。封女士提醒,屋裡住的都是外地人,要看管好自己的隨身物品,丟失概不負責。租金方面,三人共住,每人日租金60元,月租不包水電。
  記者發現,除了封女士,不少房東都是“二房東”,手裡有多套群租房同時出租,依據房間租住人數來定租金。
  在多次看房過程中,房東始終沒有要求記者出示身份證等相關證件,只口頭承諾在此居住十分安全。在社區內,有房東甚至貼出廣告稱租戶如需用來開旅店,還允許改造房屋結構。
  針對魏北社區的出租亂象,昨日,紫竹院街道辦事處的工作人員稱,街道沒有執法權,群租房應由派出所管轄。記者隨後撥打110,昨天下午,萬壽寺派出所民警回覆稱沒發現魏北社區內的出租房屋存在擾亂社會治安現象,不能取締。
  ■ 背景
  小區群租房最高罰3萬
  此前,北京市公安局有關負責人介紹,群租房中衛生、噪音等擾民問題突出,群租房相關案件占同期全市出租房屋案件的40%,同時,群租房還存在消防隱患突出等問題。
  住建部《商品房屋租賃管理辦法》規定:出租房應以原設計的房間為最小出租單位,人均租住建築面積不得低於當地政府規定的最低標準。出租人違反規定逾期不改正可處5000元以上,3萬元以下罰款。許多人認為,正是由於處罰力度與群租收入杯水車薪,導致了群租屢禁不止。  (原標題:“二房東”手握多套群租房出租)
創作者介紹

fahrenheit

ye91yedef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